您现在的位置:福建电视直播 > 女人 > 宁波女子离婚时净身出户,全然不知婚房拆迁分了3套房!

宁波女子离婚时净身出户,全然不知婚房拆迁分了3套房!

2020-10-27 01:53

阿莲(化名)当初为了早日离婚放弃了一切,离婚后前夫却对她隐瞒了拆迁信息。为了自己应得的权益,阿莲硬着头皮去争取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权益。最近,在澥浦司法所的努力调解下,这位女子终于和前夫就她的拆迁受益问题达成协议,并对协议进行了司法确认。

离婚后婚房拆迁

她的拆迁收益被前夫掌握

阿莲和郑琦(化名)曾经是一对怨偶,因为各种矛盾,他们的婚姻在2017年走到了尽头。阿莲一直体弱多病,需要长期治疗,没法工作,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所以离婚协议明确6岁儿子的抚养权归郑琦,婚后的所有财产也都归郑琦。离婚后,阿莲无需支付儿子抚养费,她仅收拾了自己的衣物,就回了娘家。

阿莲作为农业户口,受现阶段户籍政策所限,在“没有再婚,也没有个人名下其他房产”的情况下,她的户口只能暂放在前夫郑琦的户口本上。没想到,2019年,阿莲和郑琦当初的婚房拆迁了。根据户内人口(阿莲算户内人口)计算,郑琦一家分到了三套房,安置房的总面积超过250平方米。拆迁受益人包含阿莲在内。

分得35平方米安置房

却无法执行判决

阿莲离婚后一直在东奔西走治病,完全不知道当初的婚房已经进入了拆迁程序。等她得知拆迁消息时,郑琦已经瞒着她完成了婚房的前期拆迁登记、价格评估和拆迁签约环节。眼看就要进入安置房抽签环节,阿莲与郑琦协商无果之后,将拆迁安置房的分割纠纷起诉到了澥浦法庭。2020年5月,澥浦法庭宣判:郑琦拆迁安置房的35平方米归阿莲所有。

35平方米不足以成为一套房屋,所以新房安置后,阿莲一直没得到自己的份额。自2020年6月开始,阿莲陆续到信访办、拆迁办等提出诉求,要求得到自己的35平方米,被告知这个35平方米无法从前夫的拆迁安置房内拆分,只能与前夫协商解决。而郑琦对阿莲避而不见。阿莲百般无奈,找到了澥浦司法所。

前夫拿儿子抚养费说事

不愿意支付等值安置面积款

当调解员看到的阿莲的时候,抽了一口凉气。阿莲有1.6米左右,瘦得皮包骨头,也就70来斤,而且苍白虚弱,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倒。阿莲的表哥告诉调解员,阿莲自从生了孩子后,就一直病弱,夫妻不和更是让身体雪上加霜。这些年她东奔西走治病花了几十万元,都是外债,着实困难。

澥浦司法所找来郑琦,郑琦表示既然法院宣判了35平方米归阿莲,那么他愿意付35平方米房屋的市值给阿莲,但他的前提是阿莲必须支付离婚后儿子的抚养费。他说,儿子一直跟着他过,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阿莲也向调解员讲了她的遭遇:因为没有收入来源,她才在当初离婚时不得不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和所有婚内财产,这些在离婚时已经达成一致协议,前夫以此作为兑现她的拆迁权益的前提,完全没有道理。而且她一直有病在身,不仅没法工作,还欠下一大笔医疗费,希望司法所能帮到她。

双方失去的信任

通过“司法确认”补上

澥浦司法所通过社会矛盾纠纷联调系统,调查发现郑琦已经将安置房中两套挂牌售卖,其中一套已经交易成功。郑琦完全有能力把35平方米安置房的价值支付给前妻阿莲,于是向他劝说执行法院的判决。没想到,郑琦坚持以“阿莲需支付儿子的抚养费”为由,不肯执行法院判决。

调解员告诉郑琦:第一,儿子抚养费与安置房补偿款归属是两回事,阿莲拥有35平方米安置房是法院的判决,无可置疑,必须履行。第二,离婚协议中明确阿莲不分割婚内财产,也无需支付儿子的抚养费,那么就应该根据协议执行。

郑琦觉得既然阿莲没支付孩子的抚养费,那么就应该在35平方米安置房的市值上打点折扣,分期付款给阿莲。阿莲对年幼的儿子确有亏欠,也出于自身治病急需用钱的考虑,同意降低35平方米安置房市值,但考虑到前夫郑琦好赌,她不愿意接受分期付款,只愿意一次性解决。

调解员经过多次调解,十天后,最终达成调解协议:前夫郑琦三个月内向阿莲支付51万元拆迁补偿款。调解协议申请司法确认,郑琦如果未履行协议,阿莲可向澥浦法庭申请强制执行。

来源 宁波晚报 记者 殷欣欣 通讯员 曹晓芳